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微博平台

 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神话与原始宗教
宋代水上信仰的神灵体系及其新变
2019年11月08日 18:23 来源:《史学集刊》 作者:黄纯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宋代是水上航行大发展的时代,水上航行中的神灵信仰体系进一步完善,并出现若干新变。宋代水上神灵形成了从四海四渎神到川泽风雨神的层次高低,正祀、淫祀、中间地带神灵的正式与非正式划分,以及本庙与行祠等构成的交错复杂的神灵体系。宋代原有水上神灵信仰出现了若干新变化,同时新创了若干航行所需的护航神灵信仰。宋代水上神灵信仰体系的完善及其新变化是宋代历史发展新特点的直接反映。

  关 键 词:宋代/水上信仰/神灵体系/新变  

  作者简介:黄纯艳,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宋代内河和海上航行空前繁荣,航行于水上的各种群体数量剧增。而行走于水上世界的人们认知自然的角度和心理与陆上脚踏实地的人们有很大的区别。他们所信仰的神灵与陆上信仰既有交叉,又成相对独立的体系,有其独立的特点。本文所言水上信仰是指人们在水上活动中尊奉的神灵信仰。学界对海神信仰、圣妃(天妃)信仰、长江水府神等水上信仰已多有研究,对民间信仰和国家礼制的相关研究中也论及水上神灵信仰。①本文主要考察现有研究未系统关注的宋代水上信仰神灵体系的构成及其新变化。

  一、宋代水上神灵体系的构成

  在中国古代的神灵系统中,水上世界的江河湖海自有其神灵体系。宋代的山川祭祀,即“岳镇海渎之祀”中,水上的神灵有海、渎之祀。所谓海,即四海,包括东海、南海、西海、北海。所谓渎,即四渎,包括江渎、淮渎、河渎、济渎。宋朝平定四方以后,逐步建立起岳镇海渎的常祀,废除了分裂政权时期的所谓伪号,重新赐封,建立宋朝皇帝与岳镇海渎神灵的统辖关系,以昭显“天子之命,非但行于明也,亦行乎幽。朝廷之事,非但百官受职也,百神亦受其职”。②海、渎之祀,立春日祀东海于莱州,淮渎于唐州;立夏日祀南海于广州,江渎于成都府;立秋日祀西海、河渎并于河中府,西海就河渎庙望祭;立冬祀祭北海、济渎并于孟州,北海就济渎庙望祭。“各祭于所隶之州,长吏以次为献官”,“各以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专掌祀事”。③这是国家最高层次的水上神灵祭祀。

  在四海中,东海和南海是有实指的海域,东海神和南海神有明确的管辖区域。宋人所言东海包括渤海、黄海和今东海,甚至南及福建。北宋时,东海神本庙设于莱州,“东海神庙在莱州府东门外十五里,下瞰海咫尺”。④莱州在渤海湾内。北宋初,东海神封爵为广德王,曾遣官于莱州本庙祭祀。政和《五礼新仪》规定的岳镇海渎祭祀中东海神祭于莱州。⑤登州和密州板桥皆有海神广德王庙,应是东海神行祠。⑥康定元年(1040)东海神加封为渊圣广德王。元丰元年(1078)安焘奉使高丽,顺利完成使命,在其建议下于明州定海、昌国两县之间建东海神行祠,并“往来商旅听助营葺”。大观四年(1110)及宣和五年(1123)又因高丽使回,奏请加封助顺和显灵四字。建炎四年(1130),因宋高宗从海道成功脱险,下旨改封东海神为助顺佑圣渊德显灵王。⑦乾道五年(1169)因该封号内有二字犯钦宗皇帝讳,改封为助顺孚圣广德威济王。⑧

  南宋初,仍以莱州东海庙为东海神本庙。但莱州已入金朝境,故绍兴十三年(1143)祭岳镇海渎时,莱州东海助顺渊圣广德王仍作为“道路未通去处”,在南宋控制疆域之外,实行望祭。而“路通去处”的海、渎神只有广州南海洪圣广利昭顺威显王和益州南渎大江广源王,由朝廷差使臣前去与所在州县排办祭告。⑨乾道五年(1169)宋孝宗采纳了太常少卿林栗的建议,参照广州祭南海礼例,在明州设东海神庙祭祀。⑩次年(乾道六年,1170)祭五岳四海四渎时,已将明州东海助顺孚圣广德威济王、广州南海洪圣广利昭顺威显王和益州南渎大江昭灵孚应威烈广源王一起作为道路可通去处。(11)此后南宋在明州定海县设东海神本庙,其庙在定海县城东北五里,所封八字王改为助顺孚圣广德威济王。“岁度道士,俾主香火”。宝庆三年(1225)以朝廷所降祠牒,郡增给缗钱及士夫民旅捐助重新修缮。(12)说明东海神在官民商旅生活中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南海神祭于广州,唐代已封广利王,庙在“广州之东南海道八十里,扶胥之口,黄木之湾”。(13)宋太祖平广南后,即“遣司农少卿李继芳祭南海。刘鋹先尊南海神为昭明帝,庙为聪正宫,其衣饰以龙凤。诏削其号及宫名,易以一品之服”。(14)降低了南海神的封爵,也是为了与东海神等同。康定元年(1040)加封南海神为洪圣广利王。皇祐五年(1053)以侬智高遁,加封南海神为洪圣广利招顺王。(15)绍兴七年(1137)加封南海神为洪圣广利昭顺威显王。(16)关于南海的范围,宋人洪迈解释四海:“北至于青、沧,则云北海。南至于交、广,则云南海。东渐吴、越,则云东海,无由有所谓西海者。”(17)宋人所言的南海就是广南和交趾以外的海域,包括今天整个南中国海,有时甚至将东南亚以西也泛称南海。即周去非所言“三佛齐国在南海之中,诸蕃水道之要冲也”。(18)

  但洪迈所言四海,显然不符合上文宋人对东海的界定,也与北宋在孟州望祭北海之举不符。开宝五年(972)令地方官员负责祭祀海、渎神的诏书中也未言西海和北海:“自今岳、渎并东海、南海庙各以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专掌祀事”,“本州长吏,每月一诣庙察举”。(19)西海和北海并无实指海域,如上文所引,宋人解释“其西、北海远在夷貊,独即方州行二时望祭之礼”。也就是宋朝封域之内并无西海和北海。政和三年(1115)《五礼新仪》所定诸岳镇海渎祭祀,祭“西海、西渎大河于河中府界”,“北海、北渎大济于孟州界”。(20)西海神和北海神分别在西渎庙和北渎庙望祭。南宋时,西海和北海更只能望祭。绍兴十三年(1143)及此后,祭岳镇海渎时,西海通圣广润王和北海冲圣广泽王都实行望祭。(21)

  内河最高层次的水上神灵是四渎神。四渎分别为江、河、淮、济。宋太祖朝定祭祀之制:立春日祀淮渎(东渎)于唐州;立夏日祀江渎(南渎)于成都府;立秋日祀河渎(西渎)于河中府;立冬祀济渎(北渎)于孟州。(22)开宝五年(972)三月有诏令四渎神庙所在“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祀事一以委之”。“逐处长吏每月亲自检视”。(23)康定元年(1040)诏封江渎为广源王,河渎为显圣灵源王,淮渎为长源王,济渎为清源王。(24)江渎神本庙在成都,隋开皇二年(582)建。清前期,庙在城内南门西。(25)李顺之乱时,知蜀州杨怀忠率军攻成都,与李顺军战于成都城外的江渎庙前。(26)可见宋代庙还在城外。五代时四川为前、后蜀割据,后周曾在扬州扬子江口祭祀江渎神。乾德六年(966)才令复祭于成都府。(27)开宝六年(973)宋太祖下令修葺,庆历七年(1047)、淳熙三年(1176)、庆元五年(1119)又几次修缮。

  江渎本就称为“四渎之首”。(28)南宋江防成为边防要务,江渎地位显著提高。绍兴三十一年(1161)因采石之战胜利,江渎神从广源王特增六字,封昭灵孚应威烈广源王,赐庙额曰佑德。(29)按照宋朝规定,“诸神祠加封,无爵号者赐庙额,已赐庙额者加封爵。初封侯,再封公,次封王。先有爵位者从其本号。妇人之神封夫人,再封妃。其封号者初二字,再加四字。神仙封号,初真人,次真君。如此,则锡命驭神,恩礼有序”。(30)正常每次加封二字,一次加六字实属特例。所以奏请加封的太常寺称这是本系二字,“特增加六字,作八字”。这次加封赐额的是建康的行祠(庙在建康城西清凉寺东),而“广源王本庙系在成都府”,“令本庙一体称呼”。(31)江渎神行祠不仅建康有,三峡和沙市亦有。陆游过三峡,曾游新滩两岸的江渎北庙和南庙,过沙市时还特“祭江渎庙,用壶酒、特豕”。而范成大曾“宿江渎庙前”。(32)

  淮渎、河渎和济渎南宋时都已在金朝版图。北宋时还遣官到淮渎求雨,并曾修葺庙宇,增补祭器,百姓祭祀者也多,(33)而南宋则只能望祭。济渎的祭祀在北宋也只是例行仪式,并无特别重视。三渎神中因黄河事关开封的安危和汴河供水,北宋朝廷除了河中府本庙的例行祭祀,每年还在汴口祭祀河渎神。宋真宗曾先后于大中祥符元年(1008)和四年(1011)亲至澶州河渎庙和河中府河渎神本庙祭祀。(34)但南宋河中府已入金朝疆域,只有江渎神本庙及行祠在宋朝境内,因而江渎神获得了其他三渎都没有的八字王的封爵。

  宋朝沿袭了隋唐三祀制度。隋朝始立三祀制度,规定“昊天上帝、五方上帝、日月、皇地祇、神州社稷、宗庙等为大祀,星辰、五祀、四望等为中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及诸星、诸山川等为小祀”。(35)唐承隋制,而祭祀对象略有变化,但四海四渎始终为中祀,而风师、雨师、山林、川泽、五龙祠、州县社稷及诸神祀等为小祀。(36)宋代水上神灵祭祀中地位最高的海、渎在北宋前期(宋太祖至宋英宗朝)列入中祀,川泽诸神列入小祀。宋神宗熙宁年间海、渎、川、泽、风、雨等由州县主持的神灵都退出太常寺主持的中祀和小祀,只是参照太常寺中祀和小祀的标准,到元丰年间才重新恢复海、渎的中祀地位。政和新礼规定海、渎为中祀,川、泽诸神为小祀。风、雨神则有太常寺祭祀(为中祀)和州县祭祀(为小祀)之别。(37)马端临列举了若干“杂祠、淫祠”。其中杂祠基本上属于小祀。他所举杂祠中水上神灵有长江三水府神、杭州吴山庙涛神、广济王李冰、南康军亭庙神、顺济龙王等,以及虽是山神却在江中护佑航船的镇江焦山神等。这一类水上神灵难以枚举。如《咸淳临安志》记载,地方祭祀中“若土域、山、海、湖、江之神,若先贤往哲、有道有德之祭,若御灾捍患以死勤事之族,率皆锡之爵命,被之宠光,或岁时荐飨,间遣有司行事”。(38)沿海及内河沿线有大量上述各类神灵。

  而且神灵的构成是不断变动的。皮庆生指出,宋代祠神信仰中正祀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是待消灭的淫祀,以及介于正祀和淫祀之间的中间地带的民众祠神信仰。不少起自民间自发的信仰,最初未入正祀,甚至为“淫祀”,逐步得到官方承认,被纳入国家祀典,成为正祀。(39)宋朝规定“神祠不在祀典者毁之”,“禁军民擅立神祠”。但不在祀典的淫祠数量还是很大。政和元年(1111)仅开封一地“凡毁一千三十八区”。直到南宋,臣僚仍说国家“禁止淫祠,不为不至,而愚民无知,至于杀人以祭巫鬼,笃信不疑,湖、广、夔、峡自昔为甚。近岁此风又寖行于他路”,“浙东又有杀人而祭海神者”。绍兴二十三年(1153)又一次“毁撤巫鬼淫祠”。(40)陆游在沙市江渎庙看到“两庑淫祠尤多,盖荆楚旧俗也”。(41)南宋末,陈淳仍说“南人好尚淫祀”,“自城邑至村墟,淫鬼之名号者至不一,而所以为庙宇者亦何啻数百所”。(42)可见淫祠不仅未能消除,而且大量存在。这些淫祀一小部分会被毁灭,而大部分以中间状态存在或升入正祀。

  除了上述所示宋代水上神灵体系从层次最高的列入中祀的四海、四渎,到属于小祀的各种江神、涛神、潮神、水府神,以及各种杂祀,再到未入祀典的淫祀及中间地带的民间信仰等三个垂直层次构成以外,该体系内的神灵与诸行祠间又构成空间上的子系统,如下文所述圣妃信仰。而一些本非川泽神灵的神灵因航行者的崇拜而被新赋予护佑航行的职能,从而成为水上神灵信仰体系的组成部分,如下文所述曹娥信仰。宋代水上神灵信仰构成一个纵横交错的神灵体系。

作者简介

姓名:黄纯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01彩票_01彩票网_01彩票正版官网 01彩票网-Welcome手机版登录地址 凤凰体彩APP_凤凰体彩APP下载